您当前位置:首页 >> 检疫执法 >>  有害生物

检疫性有害生物-薇甘菊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年03月13日

薇甘菊

      Mikania micrantha H. B. K.

      Mikania micrantha Kunth.

Mikania scandes Merr.

英文名称  south american climber

分类地位  菊科Compositae假泽兰属Mikania

分布

国内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花都区、天河区、白云区、黄埔区、增城市、从化市),深圳市(福田区、罗湖区、盐田区、南山区、宝安区、龙岗区),珠海市(香洲区、金湾区、斗门区),东莞市,中山市,惠州市(惠城区、惠阳区、惠东县、博罗县),佛山市(南海区、顺德区、禅城区、高明区、三水区),汕尾市(城区、陆丰市、海丰县),河源市(源城区),汕头市(潮阳区、潮南区),揭阳市(榕城区、揭东县、惠来县),湛江市(赤坎区、吴川市),肇庆市(端州区、高要市、封开县),阳江市(阳春市、阳东县),茂名市(茂港区、茂南区、电白县),梅州市(丰顺县、五华县),江门市(台山市),潮州市(饶平县),云浮市(云城区);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陆川县、博白县);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县、施甸县、腾冲县、龙陵县、昌宁县),普洱市(西盟县),临沧市(镇康县),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潞西市、瑞丽市、梁河县、盈江县、陇川县),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县),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海南省海口市(永兴镇、海口城西),文昌市(文城镇、谭牛镇、新桥镇、会文镇、东阁镇、东路镇、南阳镇、文教镇、龙楼镇、昌洒镇、翁田镇、抱罗镇、重兴镇、逢莱镇、锦山镇、头苑镇),临高县(皇桐镇、多文镇、和舍镇),东方市(八所镇);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省

国外  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太平洋诸岛屿、毛里求斯、澳大利亚、中南美洲各国、美国南部。

2  危害状况[4 ~ 7]

薇甘菊是多年生藤本植物,在其适生地攀缘缠绕于乔灌木植物,重压于其冠层顶部,阻

碍附主植物的光合作用继而导致附主死亡,是世界上最具危险性的有害植物之一。

在我国,薇甘菊主要危害天然次生林、人工林,主要对当地6 ~ 8 m以下的几乎所有树种,尤其对一些郁密度小的林分危害最为严重。危害严重的乔木树种有红树Rhizophora apiculata、血桐Macaranga tanarius、紫薇Lagerstroemia indica、山牡荆Vitex quinata、小叶榕Ficus microcarpa;危害严重的灌木树种有马缨丹Lantana camara、酸藤果Embelia laeta、白花酸藤果E.ribes、梅叶冬青Ilex asprella、盐肤木Rhus chinensis、叶下珠Rhyllanthus urinaria、红背桂Excoecaria cochinchinensis等;危害较重的乔木树种有龙眼Dimocarpus longan、人心果Manikara zapota、刺柏Juniperus formosana、芒果Mangifera indica、苦楝Melia azedarach、番石榴Psidium guajava、朴树Celtis sinensis、荔枝Litchi chinensis、九里香Murraya exotica、铁冬青Ilex rotunda、黄樟Cinnamomum porrectum、樟树C.camphora、乌桕Sapium sebiferum;危害较重的灌木植物有桃金娘Rhodomyrtus tomentosa、四季柑Citrus sp.、华山矾Symplocos sp.、地桃花Urena lobasa、狗芽花Cynodon dactylon等。

经济重要性[1,4 ~ 9] 

薇甘菊又名小花假泽兰,生长迅速,不耐荫,通过攀缘缠绕并覆盖附主植物,对森林和农田土地造成巨大影响。由于薇甘菊的快速生长,茎节随时可以生根并繁殖,快速覆盖生境,且有丰富的种子,能快速入侵,通过竞争或他感作用抑制自然植被和作物的生长。在马来西亚,由于薇甘菊的覆盖,橡胶树的种子萌发率降低27 %,橡胶树的橡胶产量在早期32个月内减产27 % ~ 29 %;在东南亚地区,薇甘菊严重威胁木本作物,油棕、椰子、可可、茶叶、橡胶、柚木等都受危害。

云南省1983 年和广东省1984 年从采到第一个薇甘菊标本至大暴发,仅用约15年时间。薇甘菊在这两个省已经大面积扩散蔓延,其发展之势已无法控制。虽然各级政府投人超千万元的经费用于科研和防除技术研究,但因其繁殖力强、扩散快、分布面积广而难以扑灭,给当地的农林生产、生态环境和社会经济造成超亿元的损失。薇甘菊在海南的发生、扩散和危害一旦无法控制,将给海南的农林业、旅游业等带来巨大威胁和重大经济损失, 如橡胶、香蕉、荔枝、柑橘、咖啡、红树林和农田等等。由于薇甘菊的严重危害性,2003年被国家环保总局列入首批16种外来入侵生物之一,2004年被列入全国森林植物检疫对象名单。

形态特征[2,3] 

草本,或灌木状攀缘藤本,平滑至具多柔毛;茎圆柱状,有时管状,具棱;叶薄,淡绿色,卵心形或戟形,渐尖,茎生叶大多箭形或戟形,具深凹刻,近全缘至粗波状齿,或牙齿,长5 ~ 13 cm,宽3 ~ 10 cm,自基部起3 ~ 7脉,几乎无毛,或至少常在脉处具短柔毛,稀具长柔毛;叶柄长2 ~ 8.5 cm,细长,通常被毛,基部具环状物,有时其形成狭长的近膜质的托叶;圆锥花序顶生或侧生,复花序聚伞状分枝;头状花序小,大多长4 ~ 5.5 cm;包片披针状,锐尖,着生在花梗顶端;总苞鳞薄,常3 ~ 4 mm,倒卵状至矩圆形,锐尖至短渐尖,绿白色,干后近红色;花冠白色,细长管状长1.5 ~ 1.7 mm,喉部钟状,隆起1 mm,具长小齿,弯曲;瘦果黑色,长1.7 mm,表面分散有粒状突起物;冠毛鲜时白色。

生物学特性[2,4 ~ 8] 

不同种群的薇甘菊其染色体类型不同,有的种群为二倍体,有的为四倍体(这是薇甘菊生存力极强的原因之一)。薇甘菊从花蕾到盛花约5 d,开花后5 d完成受粉,再过57 d种子成熟,然后种子散布开始新一轮传播,所以生活周期很短。开花数量很大,0.25 m2面积内,计有头状花序达20535 ~ 50297个,合小花82140 ~ 201188朵,花生物量占地上部分生物量的38.4 % ~ 42.8 %。薇甘菊瘦果细小,长椭圆形,亮黑色,具5“脊”,先端(底部)一圈冠毛25 ~ 35条,长2.5 ~ 3.0 mm,种子细小,长1.2 ~ 2.2 mm,宽0.2 ~ 0.5 mm,千粒重0.0892 g。此外,薇甘菊茎上的节点极易生根,进行无性繁殖。

薇甘菊幼苗初期生长缓慢,在1个月内苗高仅为11 cm,单株叶面积0.33 cm2,但随着苗龄的增长,其生长随之加快,其茎节极易出根,伸入土壤吸取营养,故其营养茎可进行旺盛的营养繁殖,而且较种子苗生长要快得多,薇甘菊一个节1天生长近20 cm。在内伶仃岛,薇甘菊的一个节在一年中所分枝出来的所有节的生长总长度为1007 m。由于其蔓延速度极快,故有些学者称其为“一分钟一英里的杂草”。花果期:在广东南部从8月至翌年2月。

在实验室控制条件下,薇甘菊种子在25 ~ 30 ℃萌发率83.3 %,在15 ℃萌发率42.3 %,低于5 ℃、高于40 ℃条件下萌发极差。光照条件下有利于种子萌发,黑暗条件下很难萌发。种子在萌发前可能有一个10 d左右的“后熟期”。种子成熟后自然储存10 ~ 60 d,萌发率较高,贮存时间越长,萌发率越低。

传播途径 

种子细小而轻,且基部有冠毛,易借风力、水流、动物、昆虫以及人类的活动而远距离传播,也可随带有种子、藤茎的载体、交通工具传播。

适生范围 

目前薇甘菊主要分布在年平均气温>1℃、平均风速>2 m/s,有霜日数<5 d、日最低气温≤5℃的日数在10 d以内、寒潮较轻、寒露风较轻的地区。因此,在北纬24°以南地区均可能生存,如海南、香港、广东、广西、台湾、福建、湖南、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部分地区。

防治措施[9 ~ 17]

加强对入境口岸通关可能携带薇甘菊的载体进行检查,对停车场和货物堆放场地排查。加强对甘蔗、花卉、林苗基地监测,农产品和林产品外销调运检疫,防止薇甘菊扩散。

匍匐发生的薇甘菊,可直接铲除;对缠绕植物向上攀爬的薇甘菊,可对其下部茎进行铲、割处理。人工防除薇甘菊,要仔细清除地面残留根、茎、枝埋入地下覆土夯实。

目前推广应用于杀灭薇甘菊的紫薇清(24%二氯吡啶酸和24-滴水剂)1000倍液,对薇甘菊防效达96%100%,且药物靶标性较好,对其它植物不敏感。70%甲嘧磺隆(Sulfometuron­­ Methyl)可湿性粉剂,用药量为0.1 g/m2,用水稀释2500倍喷施,除治效果也较为稳定和安全。施用森草净应注意避开其他敏感植物(如叶榕、野贮麻、马樱丹等乔灌木及其他菊科、十字花科、禾本科植物),以免受药害。

利用田野菟丝子控制薇甘菊危害,田野菟丝子能寄生并致死薇甘菊,使薇甘菊的覆盖度由75% ~ 95%降低至18% ~ 25%,较好地控制薇甘菊的危害,且不会对样地内其他植物如重要的果树,粮食作物,蔬菜及其它园林绿化植物造成伤害。

利用紫红短须螨Brevipalpus phoenicis控制薇甘菊,通过接种紫红短须螨的虫卵,经过3个月后,可使薇甘菊的藤叶成片黄化卷曲,6个月后,薇甘菊的茎叶黄化,边缘不整齐,横向较窄,随着时间的推移,薇甘菊逐渐枯死。绣线菊蚜Aplis citricolor对薇甘菊也有较好的控制效果。

参考文献

[1] 中国科学院中国植物志编辑委员会. 中国植物志(第七十四卷). 北京:科学出版社,1985

[2] 孔国辉,吴七根,胡启明,. 薇甘菊(Mikania micrantha H.B.K.)的形态、分类与生态资料补记.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2000,8(2):128 ~ 130

[3] 王伯荪,廖文波,缪汝槐,. 薇甘菊学名订正及其近缘种的检索.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1,40(5):72 ~ 75

[4] 王伯荪,廖文波,昝启杰,. 薇甘菊Mikania micrantha在中国的传播.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3,42(4): 47 ~ 51

[5] 昝启杰,王勇军. 外来杂草薇甘菊的分布及危害. 生态学杂志,2000,19(6):58 ~ 61

[6] 冯惠玲,曹洪麟,梁晓东,. 薇甘菊在广东的分布和危害.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2002,10 (3):263 ~ 270

[7] 余法升,吴孟科. 外来杂草薇甘菊在海南的发生及防治. 热带林业,2009,37(1):12~ 14

[8] 林翠新,廖庆文,曾丽梅. 薇甘菊的研究综述. 广西林业科学.2003,32(2): 60 ~ 65

[9] 黄忠良. 不同生境和森林内薇甘菊的生存与危害状况. 热带亚热带植物学  ,2000,8(2):131 ~ 138

[10] 胡玉佳. 薇甘菊生活史及其对除莠剂的反应研究.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4,33(4):88 ~ 94

[11] 王彰九. 70%嘧磺隆水溶性粉剂及其在针叶树苗圃和幼林抚育中的应用[C]. 中国化工学会农药专业委员会第十届年会论文集,2000,377 ~ 381

[12] 王伯荪,李鸣光,余萍,. 菟丝子属植物的生物学特性及其对薇甘菊的防除.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2,41(6):49 ~ 53

[13] 陈瑞屏,徐庆华,李小川,. 紫红短须螨的生物学特性及其应用研究. 中南林学院学报,2003,23(2):89 ~ 93

[14] 韩诗畴,李丽英,彭统序,. 薇甘菊的天敌调查初报. 昆虫天敌,2001,23(3):119 ~ 206

[15] 李正洪,谷芸,郭芯瑜,. 外来杂草薇甘菊在云南德宏州的危害及防控措施. 杂草科学,2013, 31(1):69 ~ 70

[16] 胡立明. 薇甘菊的调查与防治. 科技创新导报,2012,16:135

[17] 王志远. 入侵杂草薇甘菊在云南的发生与防治. 江苏农业科学,2013,41(1):116 ~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