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检疫执法 >>  典型案例

2007案例六:李某擅自开拆摩托车木质包装行政诉讼案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年03月13日

(一)案情简介

2007年7月30日、8月7日,某市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以下简称“市森防站”)在履行检疫检查工作时,在该市XX路个体经营者李某的摩托车车行门市处,现场查获未办理《植物检疫证书》的11台带松木木质包装的摩托车,执法人员上前询问并要求对该摩托车货物进行封存,并将木质包装抽样检测后再作处理。但李某极不配合,安排人员强行抬走了该批摩托车。由于该批带木质包装摩托车来自松材线虫病疫区,且木质包装未经检疫,无植物检疫证书调运,可能带有检疫性林业有害生物松材线虫病。因李某不配合检疫检查、擅自开拆、随意丢弃木质包装物。市森防站根据《某市植物检疫条例》第二十条第(五)项的规定,于2007年8月14日对李某作出罚款二千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二)案件起诉

2007年11月13日,李某以其“摩托车是从该市某区某摩托车批发商处调入不是跨省调运、没有擅自开拆摩托车包装材料、市森防站适用法律依据不正确”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市森防站作出的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

(三)案件审理

根据《植物检疫条例》第八条第三款规定,原告李某调运的摩托车木质包装,来自松材线虫病疫区,市森防站对涉嫌来自疫区的摩托车木质包装材料实施检疫并无不妥。市森防站向一审法院提交的“情况说明”载明了“执法人员告知车行负责人李某,此批带木质包装摩托车要接受检疫监管,要求对该批货物进行查封,抽样检测后再作处理”。该证据经庭审质证,李某对此予以确认。结合市森防站提供的录像资料,能够证明李某有“未经检疫机构同意,擅自开拆”的行为。因此,李某提出其没有擅自开拆摩托车包装材料的理由法院不予支持。市森防站处罚李某的事实是,对涉嫌被植物检疫对象污染的摩托车包装材料在检疫机构依法进行检疫中,有“未经检疫机构同意,擅自开拆”的行为,而非是对李某涉嫌被植物检疫对象污染的摩托车包装材料未履行报检义务而予以处罚,因此,李某认为对跨省调运才有报检义务,其不是跨省调运不应受到行政处罚的理由亦不能成立。

(四)案件判决

案件经过审理,一审法院维持了市森防站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李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五)办案体会

作为社会公众一般认识,自己购买的货物,拆掉其外包装物并无不妥,不构成擅自开拆行为。因此,检疫执法人员在李某拆掉包装之前是否向其宣传过、是否发放了宣传资料、是否告知李某调运的摩托车木质包装来自疫区,危险性有多大,需要封存抽样检验,在检验结果出来之前不得开拆木质包装等。这些告知义务都是构成擅自开拆行为的前置条件。如果检疫执法人员尽到了告知义务。李某又积极配合,就不构成擅自开拆行为条件。本案市森防站执法人员在现场查获带木质包装摩托车时,检疫人员也明确告诉了李某,此批木质包装来源于疫区,要接受检疫监管,要求对该批货物进行封存、抽样检验后再作处理。而李某极不配合,安排人员强行抬走了该批摩托车,并开拆了木质包装,李某的行为具备擅自开拆植物、植物产品包装行为特征,可能造成社会危害性。根据《某市植物检疫条例》第二十条第(五)项:“违反本条例规定,擅自开拆植物、植物产品包装的,处以五百元以上,四千元以下罚款”。因此,市森防站认定李某对摩托车木质包装的开拆行为是擅自开拆行为是正确的,对擅自行为的处罚是有依据的。

(六)所适用的法律依据

《植物检疫条例》

第八条第三款对可能被植物检疫对象污染的包装材料、运载工具、场地、仓库等,也应实施检疫。如已被污染,托运人应按植物检疫机构的要求处理。

《某市植物检疫条例》

第九条第(三)项 对可能被植物检疫对象污染的包装材料、运载工具、场地、仓库等必须实施检疫。

第十四条第(二)项植物检疫机构应当查验调入本行政辖区内应施检疫的植物、植物产品的植物检疫证书,必要时可进行复检,对证物不符的必须进行补检。

第十八条各级植物检疫机构应做好农林产品集贸、批发市场的检疫监督工作;发现植物检疫对象的,货主应按植物检疫机构的要求,在指定地点作消除处理,经检验合格后,方可销售;无法消除处理的,由植物检疫机构监督销毁。

第二十一条对带有检疫对象的植物、植物产品,植物检疫机构应予扣押、封存,并责令责任人进行除害处理、改变用途或销毁;责任人拒不履行的,由植物检疫机构代为履行,其费用由责任人承担。

第二十条第(五)项违反本条例规定,擅自开拆植物、植物产品包装,调换植物、植物产品或擅自改变植物、植物产品规定用途的,处以五百元以上,四千元以下罚款。


案例报送单位:

联系人:

联系电话(座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