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检疫执法 >>  典型案例

2012案例一:南川区姜某某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

作者: 来源: 时间:2017年03月13日

一、基本案情

2012年3月3日被告人姜某某将2180块松材门条卖给方某某。在未办理任何植物检疫手续的情况下,被告人姜某某租车将该批松材门条从重庆市涪陵区运输至重庆市南川区太平场镇“侨欣花园”工地。2012年3月7日,南川区森防站检疫执法人员在检查中发现该批松木门条,并在其中一些门条上发现有很多天牛蛀孔,怀疑该批松木门条来自松材线虫病疫区并带有松材线虫活体和传播媒介昆虫,一旦传播蔓延,将给南川森林及生态安全造成毁灭性的灾难。由于该批疫木数量大,厚度超过国家规定的安全水平,检疫执法人员随即对其进行了查封取样,经检测发现该批门条携带有大量松材线虫活体及传播媒介松褐天牛幼虫活体,带疫比例62.5%,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姜某某已涉嫌犯罪,随后南川区森防站将案件移交给南川区森林公安局。2012年4月25日,南川区公安局正式对姜某某违法调运疫木案件进行立案调查,2012年6月7日,南川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姜某某进行批捕,2012年8月8日,重庆市南川区人民检察院以南川检刑[2012]289号向南川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姜某某犯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2012年8月10日,南川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二、处理结果

南川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姜某某违反有关动植物检疫的国家规定,在未办理植物检疫手续的情况下,将带有松材线虫活体及传播媒介松褐天牛幼虫活体,且带疫比例高达62.5%的松材门条卖至马尾松树林区内,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妨害动植物检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被告人姜某某犯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没收在案赃物材积15.512立方米的松材门条,予以销毁。

三、案件焦点

(一)犯罪嫌人姜某某是否违反了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

本案犯罪嫌疑人运到南川的松木板来源于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松材线虫病疫区--涪陵区,松材线虫病是我国头号检疫性林业有害生物。因此,犯罪嫌疑人所运输松材是疫木,未经除害处理,未办理检疫手续,属违法调运。违反了国务院《植物检疫条例》及《国家松材线虫病疫区疫木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二)是否具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

1、疫木数量大。运输到南川区太平场镇的松疫木板材2180块,材积15.512立方米,涉疫木材数量大。

2、带疫比例高。经抽检结果带松材线虫活体比例达62.5%,并且有大量的松褐天牛幼虫和蛹。

3、传播危险大。南川区太平场镇是该区建设的生态园,90%的森林为马尾松纯林。疫木堆放地向东距离113米,向南距离1500米,向北距离60米处均有马尾松纯林,相距很近。一旦天牛成虫飞到林区取食,感染松材线虫病的机率非常大 ,必将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对生态环境将造成严重破坏。

4、存在主观故意。犯罪嫌疑人姜某某是长寿区人,长寿区是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松材线虫病疫区,在涪陵区从事木材加工经营多年,涪陵区森防站对其进行过多次疫情防控宣传,向其发放了涪陵区人民政府《关于切实加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的通知》松材线虫病防控等文件和宣传资料,并有犯罪嫌疑人姜某某签字回执。因此,犯罪嫌疑人姜某某明知涪陵区是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松材线虫病的疫区,所卖松木条是疫木,疫区内的疫木不能随意砍伐、收购、加工、运输、买卖,也知道松材线虫病的严重危害性,为了谋求私利,将带有松材线虫病的松材门条运到南川松林区,如感染松材线虫病,将造成对生态环境的极大破坏,造成的经济损失巨大,属明知故犯。

四、案例点评

本案件是全国首例林业植物检疫涉疫刑事案件,填补了我国林业植物检疫史上对违法调运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的当事人构成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的空白,标志着我国森林植物检疫步入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法制化轨道,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未经检疫违法调运森林植物及其产品的当事人实施刑事处罚,2009年2月28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七)》对《刑法》三百三十七条进行了修改,而修改后的三百三十七条至今未出台司法解释,操作性不强。加之我国森林植物检疫执法存在执法不严的情况,导致重大检疫性林业有害生物疫情传播扩散十分严重。本案件的成功判决,昭示着保护森林、依法检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神圣职责,警示涉木经营者要依法经营、依法检疫。同时极大地鼓舞了林业植物检疫执法人员的执法信心和勇气,敢于执法、大胆执法,切实维护法律权威,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检疫氛围,为有效防止松材线虫病等重大林业有害生物传播蔓延,保护生态安全,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坚实保障,也为《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的司法解释出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案例经办人姓名及所属单位:

点评人姓名及所属单位:

报送单位及联系人: